写于 2016-07-05 13:16:16| 博彩大全注册送彩金| 奇闻

陈亚才:国阵固然是胜,但是否大胜就见仁见智

(八打灵再也19日讯)大港和江沙国席双补选,时事评论员点出国阵胜利,主要在于三大因素,即在野党分裂、地方议题及回刑法

这场双补选,国阵除了在三角战中成功守土,多数票也较上届大选增加

就在一般看法认为国阵大胜时,时事评论员陈亚才认为,国阵固然是胜,但是否大胜就见仁见智

反对党分裂国阵得利 他说,国阵本身就问题重重,并非是国阵的强大而是在野党本身的分裂,让国阵占了便宜

他受《南洋商报》询问时,这么解读双补选成绩

他指出,大港区国会议席国阵候选人布迪曼朱迪得票1万6800张,多数票9191张

上届大港国席国阵仅获得399张多票数,从399张跳到9191张多数票确实是“天文数字”

另外,在江沙区国席,玛丝杜拉先夫已故拿督万莫哈末凯利得票是1万4218张票,多数票1082

这次补选玛丝杜拉在四角战中得票1万2653张,以6969多数票击败其他三名候选人

  陈亚才认为,国阵多数票增加主要的原因是反对党分裂

他分析说,在大港,伊斯兰党中路区州议员阿都拉尼得6902张票,而国家诚信党大港区部主席阿兹哈阿都苏姑得7609张票,两者总得票是1万4511票

他说,因为伊党和诚信党分裂,削弱了反对党选票各分一半,导致国阵的多数票像是很高,其实国阵候选人布迪曼朱迪得票1万6800张,只比反对党得票总和多2289票

雪州政权岌岌可危 另外,江沙伊党候选人娜吉哈医生得5684张票,诚信党候选人徳米兹博士得票4883张,总和是1万567张,国阵得票只比反对党得票总和多2086张

“如果反对党没有分裂,是一对一(朝野政党),我想形势会不一样

” 他也提到,倘若反对党继续分裂,没办法处理内部分歧的话,来届全国大选国阵将会继续坐享其成,甚至雪州政权也岌岌可危

伊党和诚信党分裂,削弱了反对党选票各分一半

(档案照) 双补选不影响政权选民较关注地方议题 陈亚才说,由于双补选结果不会影响到中央政府或州政府政权,相对于影响力较小

“影响力不是那么大的选举,我们发觉到地方议题受到选民关注多过国家议题

” 他说,尽管有大议题如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26亿令吉献金和消费税,但竞选方只要能够承诺或更快解决地方所面对的困难,往往能够赢取更多支持

他举例,大港是个渔农村镇,渔民面对如B型渔船能否聘请外劳、海上捕鱼安全、渔船靠码头要缴税、及我国政府向印尼政府申请释放两名被印尼扣留的当地渔民等课题,对当地选民相对受落

同样原理在江沙补选也通行,当政府拨出4350万令吉拨款及把江沙苏丹阿兹兰莎学院升格成大学,在直接影响当地的议题上,国阵较占优势

华裔抗拒回刑法唾弃伊党投国阵 这次补选,有看法指回刑法议题发酵影响选票,甚至在大港区补选有投票站出现伊党得票是零的现象

陈亚才说,华裔选民担心和讨厌伊党多过讨厌国阵,在这两场补选中,华人票有回流到国阵的现象

“华裔选民投伊党的票数大幅度减少,过去支持民联的选民,现在把票投给希联的诚信党

” 雪大臣“暧昧”影响诚信党 至于一些游离选票,他表示可能因为回刑法的冲击,游离选民会选择把票投给国阵

他说,在回刑法课题上,诚信党占有一些优势,但因反对党内部分裂,包括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态度“暧昧”,多少打击了诚信党的选票

“阿兹敏到投票前的最后几天才为诚信党站台,如果他更早出现,更清楚表态的话,可能对诚信党的帮助更大

” 他分析说,本来作为州务大臣的阿兹敏可一早出现在大港,表明支持诚信党的立场,其实对诚信党有利,但实际情况是,大臣是拖到最后几天才出现在大港

“大家觉得希望联盟内部好像问题重重的样子,多少打击到诚信党的得票率

” 若三角关系再暧昧不清阿兹敏恐输掉雪政权 随着伊党跟诚信党矛盾升级,还有两党各在双补选有得有失,未来公正党与行动党这些在野力量的合作前景该是如何

尤其是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该如何稳定各党

陈亚才说,未来大选若多个选区出现三角战(两个反对党对国阵)的话,伊党和诚信党都极可能会输掉,甚至雪州政权都会岌岌可危

“(雪州大臣)阿兹敏当然想左右逢源,左边想跟伊党和好,右边又想跟诚信党亲近,但是中间插了个行动党不肯妥协

这种暧昧三角关系没处理好的话,包括对伊党、诚信党和公正党都是严重的伤害

” 他认为,未来阿兹敏不太能够继续以他“暧昧”的态度,以两边都讨好的方式走下去,否则他们有可能会输掉雪州政权,这是希盟要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马哈迪效应低 那么,希望联盟又是否该继续与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合作

陈亚才说:“整体上,马哈迪效应很低,没显著的拉票功效,反而国阵另三个‘M’(Money钱、Media媒体和Mechanism机制 )明显发挥作用

” 他直言,国阵竞选机制还是相当的强,相对而言在野党就较弱

对于马哈迪与在野党未来的合作动向,他认为马哈迪和在野党彼此都在相互利用

他说,在野党希望借助马哈迪过去在马来社会的影响力发挥作用,而马哈迪则想利用在野党的力量推倒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经过这几轮的动向,合作情况愈见明朗

只想把纳吉拉下台 “时不我与,马哈迪时代太久远了,其次较有要求(想法)的人会认为,马哈迪一心一意只想把纳吉拉下台,但对于国家政策改革丝毫没有任何承诺和讨论

” 他指出,这也是人在狱中的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先后写了两封信警告大家要小心马哈迪的原因

“主要原因是马哈迪给改革分子的印象是他只是想把纳吉拉下来,至于国家民主化的前景,他不做任何的承诺,也不谈;等于大家会觉得马哈迪是想利用在野党的力量把纳吉拉下来,他的目标只有这个

” 对于过去较不认同马哈迪执政手法的人,对马哈迪还是有所保留

他认为,但若马哈迪继续过去的一贯态度,对方能够发挥的作用则会不断递减

诚信党奋斗目标模糊 陈亚才认为,迄今诚信党的形象和奋斗目标都很模糊,未来要开拓的空间有相当大的挑战

提及这次补选的成绩,诚信党得票多来自华裔选票,似乎离不开行动党在背后“支撑”

就此,陈亚才也认为,这点就是诚信党要“交代”的问题

另外,他说,国阵指诚信党是“第二个伊党”,提醒非回教徒投选诚信党就是投第二个伊党

“诚信党的形象和奋斗目标都很模糊,在短兵相见面对马来选票时相对地吃亏,只能够从华人票赢得更多的支持

” 三角战利国阵 从这次投票结果和现象而言,他表示这次是诚信党从伊党分裂后首次与伊党交手,结果平分秋色,换言之,诚信党争取到立足的地位,还有相对的支持率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未来如果在来届大选继续出现政党三角战(除独立人士),尤其是伊党、诚信党和国阵对垒的局势,国阵会坐享渔翁之利

” 倘若政党是一对一上阵的话,反对党还是有胜算,这就在于反对党包括伊党、诚信党、公正党和行动党之间如何处理彼此之间的“矛盾”

“如果伊党和诚信党在马来人选区互不相让的话,那么这两个政党都会输掉,让国阵得到好处